月落乌鸦

透明写手 高三
抖森狂热粉丝
tag 锤基海森复生dw还有一堆一堆emmm
剑网三老琴爹 吃苍歌还有除苍花以外的一切cp

【锤基】守望 短篇

  那天,黑发年轻人在挪威的一出悬崖前遇见了孤独的神祇。褪去一身战士装束的神就像一个普通人,过时的夹克,纯棉的t-shirt和未剃净的胡渣让他看起来像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,他耀眼的金发被扎成一小撮马尾,令人困惑的是一簇黑发夹杂其中。
神祇注意了身旁的男子,笑了。声音很小,却足以让黑发男子听见。神说“这里总让我看不厌。有时候站在这里,会让我想到我那个邪神弟弟。虽然他已经离开我4000年了。”黑发男子注视着高大的神,他说这句话时,是笑着的。
【你一定很思念他吧。】黑发男子问道。祖母绿一般的瞳孔透着好奇。一口英腔听起来十分舒服。
“是啊,每每梦回午夜。都会梦见他。那一年的大战,他在我怀里受了一身的伤,向我索吻,那可真是他一贯风格啊。”神顿了顿。
【那你吻了吗?】年轻人里面接问到【抱歉,失礼了。】年轻人注意到自己的失礼,说着。
“没关系,我吻了他,那时我多么的慌张,意识到这一次他是真的要消失了。不像之前一样。他再也不会从黑暗中走出嘲笑我的无知和愚蠢。我的弟弟,我的爱人,我的Loki。我所拥有的一切都要离开我了。”
神说这些话时,仍是笑着的。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。
“我爱他,不是兄弟的爱,而是那种想要和他厮守的爱。我同他说,我们去地球定居,在pine tree上搭一幢木屋,大小刚刚适合我们两个人挤在一起取暖。可是我忘了,忘了他不是Asgardian,冰霜巨人的血脉带给他的只有脆弱的身体和刺骨的冰冷。即使是治愈魔法也不能让他痊愈。他可是九界最厉害的魔法师啊。”当说道魔法师的时候,神又笑了一下。
“你知道吗,小时候我捡到过一条蛇,开心极了。捧在手里玩弄它时。那条蛇突然变成了Loki,笑眯眯的叫着我的名字,然后捅了我一刀。Loki的确聪明吧,这么聪明的人,骗了我无数次的人,他怎么就死了呢。”神祇苦笑了几声。继续说到。
“他在死之前割下了自己一缕头发,叫我等金发长回来时绑在上面,就跟他在我身边一样。”男人指了指金发间的一缕黑发说到。“Loki的手指在空气中晃动了几下,一个盒子伴随着点点绿光浮现在我的眼前。我记得Loki同我说,过了第3000前年,他的灵魂就会回来,打开盒子,他就会重新陪伴在我身边。他还开玩笑的叫我到时候不要厌烦他。我怎么可能会嫌弃他呢。我只想在他归来时紧紧抱住他。”
【那他回来了吗?】黑发男子迫切的问他。
“我等了他3000年。每一天都期待着盒子打开的那一天。可没想到,那只是Loki又一个拙劣的谎言,而我相信了。我近似发疯地砸烂了身旁的每一个东西。却唯独没有砸烂这个盒子。1000年的陪伴,3000年的等待。这却是他唯一留给我的东西。”
【他不是还留给你他的一缕头发了么!】
  神祇嘲讽的指了指黑发说“Loki在我怀里没了呼吸。他是约顿人,他生下来没有带了什么,而他死时,也没有留下任何东西。那缕黑发,随着他化成尘埃时,一起消失了。而这缕,不过是假的。”
【I'm sorry to hear that.】
“Can I hug you ?”神祇问到。
黑发男子抱住了那个金发的神祇,千年的时光让他不再看起来那么悲伤,但自己仿佛知道,仿佛对神心中的痛一清二楚。他爱人的死在他心中留下了一个无法填补的黑洞,不断吞噬着神祇的快乐,他突然有些嫉妒那个叫着Loki的人。那个拥有了这个伟大的神所有爱的男人,那个在他长眠后还不断出现在这个神梦中的阴影。
黑发男子的周围突然泛起了金色的光芒,他看见了逐渐消失化作星光的神祇。他想挣脱,再看一眼那个令他心疼的神。神却紧紧的抱住他将他禁锢在自己的怀抱中。
“It's time.”
  黑发男子不知道为什么。眼中充斥着水汽,心疼极了。就像一把刀子,将心剜去了一块。
“我会化作微风,化作细雨,化作夜空中的明星。看着你,爱着你。”
“即使你忘记了一切Loki。”
“好好活下去。”
“我爱你,my name is Thor”

Loki怀中,Thor的身形逐渐消散,最终化作金色的光芒,消散在潮湿的空气中。

-【Brother,你知道吗,约顿人他们死后居然可以转世。】年幼的Loki坐在Asgard的图书馆中兴奋的跟哥哥分享他刚刚发现的秘密。
而他的哥哥却对此毫不耐烦。
却不知,这个却成了他守望千年的希望。

基妹的话框为【】
emmm不再虐锤基了 写完我自己也好难过。但是感觉自己的文笔写不出来那种绝望与希望交织的感觉吧。形象应该挺单薄的
那个黑发男子吧是基妹的转世。胡编了一个一个约顿人可以转世的设定。然后基妹转世以后的性格吧参照抖森吧。

评论(11)

热度(18)